新闻中心

让父母进城过年 “反向春运”成了今年新方式

风雨阻挡不了团聚的脚步

在人们传统印象中,春运就是年轻人背着行李,从大城市回到家乡和亲人团聚,但近年来一些人不选择返乡,而是把父母和子女从家乡接到自己的身边来过年,这种新型的过年方式被称为“反向春运”。

“买到大城市的车票更方便”,这是“反向春运”兴起的一个重要原因。近年来,相关部门也在大力推动这种方式,以缓解春运带来的压力,但不在家乡过年的“年味”到底还有多少,也成了很多人犹豫的地方。

【人物】合肥市民刘运财:到儿子工作地过年

路线:合肥——青岛

1月11日,在合肥南站的候车厅内,今年52岁的合肥市民刘运财与妻子马萃云,背着大包行囊,在电子显示屏前查找自己的车次信息,两人准备去往青岛,打算过一个“外地年”,在合肥生活了大半辈子,这是他第一次在外地过年。

刘运财的儿子刘帅大学毕业后,便留在青岛工作,两年前,又在青岛买了房子,刘帅去年在合肥老家与妻子张娟结婚,婚后两人又前往青岛工作,2019年11月24日,刘帅与张娟生了一个女儿,考虑到来回路途遥远,两人决定把父母接到身边过年。

“孩子不回家,我们两人还过什么年?还好现在高铁方便。”刘运财介绍,“我们小时候是盼望过年,因为过年可以吃好东西,一家人在一起团聚,幸福的不得了。现在孩子在外面不能回来,我们只有过去,提前去还可以帮忙照顾小孙女。”

【人物】宠物店老板小谢:把父母接到身边过年

路线:宣城——合肥

“妈,我今年又不能回去了,您们什么时候过来?”谢女士是合肥庐阳区沿河路一家宠物店的老板,由于春节期间,小区内的居民选择回家过年,正是宠物寄养的旺季,而在春节期间,宠物寄养的费用也比平时高出一倍,为了能多赚些钱,谢女士放弃了回宣城老家过年,而选择把父母接回身边过年。

“回家过年,就是为了一家人团聚,有家人的地方就是年,不在于到底在什么地方过年。”谢女士的母亲每年会从老家带一些年货,同时也能帮助小谢打理一些家务,最主要的是可以缓解母女长期分开的思念。

谢女士又开始数着日子了,盼望母亲能早点来。春节期间,像谢女士这样仍然坚守岗位的还有很多,像铁路职工、服务员、快递员……他们在为城市有序的运转,辛勤忙碌着,把亲人接到身边过年,也是为了团圆。

【人物】省城市民王女士:再难也要回家过年

路线:合肥——湖南益阳

省城的王女士来自湖南益阳,在合肥工作已经有五六年的时间了,合肥到益阳没有直达的高铁,每年过年她都要带着孩子,从合肥坐高铁到长沙,这需要4个小时左右,300多元票价,再从长沙找亲戚开车2到3个小时,回到益阳老家,遇到堵车,时间就要在四个小时以上。“经常遇到买不到票情况,有时候从合肥找湖南老乡拼车回去”,今年王女士同样没有买到票,干脆就决定自己开车走,“全程就算一路顺畅,也至少要9个小时”。

“考虑过把父母接到合肥来过年吗?”对这个问题,王女士态度很坚决。“不会的,过年不回家,还叫过年吗?一大家亲戚不能在一起吃年夜饭,这没有年味,再难也要回家过年。”

一边是票源充足一边是车票被抢空

打开12306网站,搜索1月20日合肥到上海的高铁和动车,根据数据显示,一共有96个车次,但这些车次的车票毫无例外地已经被抢购一空。“太难抢票了”,在上海工作的吴先生是合肥人,每年过年,他都要早早地关注春运车票开售信息,在第一时间开始疯狂抢票,有时候还要用“加速包”抢票,在各个群里转发链接,恳请大家帮着“点一下”。而与之相反的是,搜索同一天上海到合肥的车票,动车和高铁一共有88个车次,却大多票源充足,不用担心买不到座位票。

与火车相似,机票也是折扣不一。搜索1月20日合肥到上海的机票,票价只要265元,而从上海到合肥,票价却要1065元,翻了足足四五倍。

2019年12月,发改委、交通运输部、公安部、国家铁路集团等9部门联合印发《关于全力做好2020年春运工作的意见》,要求铁路要充分利用高铁输送能力,同时保证慢火车开行规模;做好电子客票试点推广等工作,推行回空方向列车票价优惠措施,鼓励“反向春运”等。

根据据携程等订票网站的消息,今年“反向春运”现象凸显,上海、北京、广州、深圳、杭州、南京、天津、青岛、宁波、厦门是十大热门目的地,除夕前一周飞往这些城市的机票预订量同比增长超过40%,“四老一小”旅客订单显著增长,机票价格甚至比高铁票还便宜。而根据百度地图联合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、中国天气网、携程、百度百科发布《2020年春运出行预测报告》,大城市每逢过年变身“空城”的现象将逐渐有所改变。

【专家】时代进步带动观念的转变

社会学家,安徽大学教授王云飞告诉记者,春运期间,大城市往返小城市的票源较紧张,而小城市前往大城市的票源相对充裕些,这就使得一些子女,希望父母可以前往自己工作的大城市过年。同时,一些在外打拼的年轻人,有许多可以在大城市落户安家,认为大城市相比自己家乡,设施条件要好一些,可以满足多样化的需求。再者,有些上班族的春节假期较短,他们可能也想要一些休息的时间。

从根本上讲,是时代的进步带动年轻人观念的变化。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情节,老一辈人对家乡是充满眷恋的,所以过年时期就会出现“春运潮”,他们无论走的再远,也要实现一种家庭的团聚,这样才能了却自己大团圆的一种心愿。

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,城市化进程不断推进,社会流动在不断的加速,再加上通讯技术的不断进步,一些年轻人与乡村情节、与传统观念是在慢慢割裂的,他们越来越注重内心的感受,追求自我,追求舒适。在不知不觉中,对他乡产生了适应性。“反向春运”不仅折射出年轻人观念的变化,同时,也可以看到年轻人父母观念的转变,他们也在不断地适应这种新潮流。(记者 苏艺 刘玉才 实习生 曹佳文)

新媒体编辑:周仲秋